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中國醫療大變局

更新時間:2019-03-06    編輯:管理員    瀏覽:37

  

  1985年常被稱為中國醫改的元年,歷經三十三年,中國醫改歷經“只給政策不給錢”、“開閘放水重金投入”、“利益角逐供需難平衡”,再到如今人工智能賦能,產業互聯,醫改開啟了數字時代。

  歷史不能給我們每一個問題的答案,但能夠幫助我們看清所處的時代。醫療改革,任重道遠。

  艱難前行

  1985年,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起草的《關于衛生工作改革政策問題的報告》,放權讓利,擴大醫院自主權,放開搞活,提高醫院的效率和效益,基本做法“給政策不給錢”。

  2003年非典肆虐,舉國公共衛生體系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查明病源,突如其來的病毒摧垮了本就羸弱的醫療體系,人們開始關注國家對醫療衛生的投入,也由此拉開了長達十五年的醫療體制改革的序幕。

  “看病難,看病貴”是懸在中國老百姓頭上多年的兩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為了解決這兩大問題,社會各界也是紛紛建言獻策,推動醫療改革的發展。2003年SARS事件之后,中央和地方對醫療財政的投入猶如開閘放水,一度高達6萬多億。

  砸下重金的醫療改革的確取得了一些成效,實現了全民醫保,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全覆蓋,也建立了基本的藥物制度,改變了過去因經費緊張出現的“以藥養醫”和“科室承包”的醫療亂象。

  可是只有金錢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頂級醫學雜志《柳葉刀》在今年公布了一項研究數據,2005年-2015年10年間,中國有470萬醫學生畢業,但醫生總數只增加了75萬,人才流失嚴重。

  中國醫生群體也呈現老齡化,25-34歲的青年醫生比例從31.3%降低至22.6%,60歲以上的醫生比例從2.5%增加至11.6%。醫患關系緊張,醫生,護士等醫院從業人員薪資水平低,工作壓力大等種種原因導致近幾年從醫人員斷崖式下跌。

  從醫面臨的生存壓力和社會壓力日趨加大,醫院除了面臨人才流失,還有經濟營收,資源競爭,醫療水平提升等方方面面的問題。尤其在國家加大醫療投入后,頭部效應在這一行業愈發明顯,誕生了以華西醫院,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等為代表的“超級醫院”。

  公立醫院以事業編制,科研課題,學術地位和行政資源等多重體制綁定了最核心的醫療資源,還能夠以充裕的現金流優先級激勵醫務人員,升級醫療設施,同時吸引更多病人來看病,再次創收。

  可是過度集中的資源卻導致老百姓看病更難,更貴。另一方面,民營醫院學科發展受阻,沒有優秀的從業人員,沒有病人看病,長期處于邊緣化,20%的超級醫院集中了80%的資源,強者愈強。

  國家為了緩解這一現象,相繼推出了“多點執業”、“分級診療”“精準醫療”等改革辦法,希望通過打通醫生人力資源的流動性來破除民營醫院的發展瓶頸,可效果也是“治標不治本”。推動醫學研究的進步不僅需要依靠優質人才,更需要資源數據的共享,科技成果的互通。醫療個體與企業技術能力與數據協同能力成為制約醫改的新難題。

  科技醫療

  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帶來了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識別以及機器處理等多項技術的創新,這些技術也能夠運用到醫療行業的多個場景中,覆蓋包括病歷信息,影像信息,病理信息,檢驗信息,大健康信息的處理,以此輔助醫生的綜合判斷,助力醫院醫療質量管理。

  大數據,人工智能,AI影像,移動支付等底層技術的完善逐步推動醫療改革駛向深水區。

  相比于傳統行業,互聯網企業更新迭代更快,也更具有創新意識。具備一定資金實力的互聯網巨頭也更愿意投入資金研究前沿技術,渴望抓住潮頭不被時代所淘汰。

  醫療行業涉及國家民生,極端化來講,如果能夠“拿錢買命”,那么這將是一個無限需求,同時也意味著這個行業是永續發展的,在醫療行業的投入不會化為泡沫。

  占盡移動互聯網上半場紅利的BAT自然也不會放過。不過相比較而言,三者的布局方式還是有很大差異。

  受“魏則西事件”影響,百度去年三月份才撤了醫療事業部后鮮有動。阿里健康除了醫藥電商的核心業務還建立了人工智能實驗室,退出了醫療影像AI產品Doctor You,此外在阿里體系下還有支付寶智慧醫院,阿里云ET醫療大腦等。

  騰訊在2014年9月7000萬美元戰略投資了丁香園后也開始發力,陸續投資了微醫(原掛號網)、卓健科技、醫聯、好大夫、企鵝醫生、碳云智能等,醫療行業大半獨角獸都被其收入囊中。

  在今年的騰訊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馬化騰發表了《助力實體產業成長出更多世界冠軍》的公開信,并在信中指出:騰訊接下來要做好連接器,為各行各業進入“數字世界”提供最豐富的“數字接口”,做好生態共建者,提供云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礎設施,激發每個參與者進行數字創新,與各行各業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建“數字生態共同體”。

  助力,共建,共贏的合作理念也適用于中國的醫療改革。人命關天,提高醫療問診的準確率是全民的福祉。在需求端,如果能夠借助科技手段提早發現病癥,及早治療不僅能夠大大降低患者的醫療負擔,還能夠增加患者存活的幾率。

  而對供給端的醫院以及從醫人員來講,借助AI醫學影像等高科技手段提高了對病癥判斷的準確率,不僅有效緩解了緊張的醫患關系,也減輕了從醫人員的工作壓力。

  醫療資源存在供需矛盾,醫療行業信息化參差不齊,數據分散,醫療信息質量良莠不齊,精準度低等問題。在沒有辦法改變供需矛盾、控制需求的前提下,只能用科技手段和互聯網能力緩解供需之間的矛盾,提升醫院效率。

  今年8月,騰訊發布了AI醫學影像產品騰訊覓影,利用人工智能醫學影像技術輔助醫生實現早期食管癌篩查,憑借覓影正式進軍醫療人工智能。加上之前的百度醫療大腦,阿里ET醫療大腦,BAT三巨頭再次在醫療核心領域狹路相逢。

  18年年底,有媒體統計了互聯網公司市值排名。騰訊以3833億美元領跑,阿里緊隨其后,市值3395億美元,百度位列第三,市值549億美元。他們是國內互聯網公司的標桿,更是行業的風向標。巨頭紛紛涉足醫療,行業前景可見一斑。

  過去三十年,醫療改革依靠國家政府的推進實現了全民醫保,全國衛生總費用個人支出比例在2015年降低到了30%以下。未來30年,在移動互聯網主戰場轉移至產業互聯網的大環境下,互聯網與各行各業會深度融合,醫療行業的改革也轉向數字化,智能化。

  在線掛號問診,檢查報告,電子處方,醫療支付,在線購藥,診療卡等提高醫療效率的方式有待深化,醫保,新農合,商保等多種醫療保障方式有待挖掘,構建互聯網醫療生態成為主題。

  關注病患健康管理生命周期,從前期的知曉、洞察,到進院就醫后的一系列復雜操作,包括導診,就診,掛號,住院,再到離院后的隨訪、慢病管理等一整套連接的升級體系是未來智慧醫院的愿景,也是醫療改革的終極目標。

  醫療產業新未來

  智慧醫院的實現需要數據中臺的支持,人工智能技術的輔助,百姓觀念的更新……任重而道遠。

  醫療服務行業的整體數字化轉型需要很多基礎性能力,包括技術和業務等多種內容,比如支持醫生多點執業的醫生資質認證系統,支持處方流轉的電子處方認證平臺,可信的醫學知識圖譜,信息安全,隱私保護機制等,這些基礎性能力或組件在支撐整個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十分重要,都需要長期研發投入。

  然而目前看來,無論是入股還是現有技術服務合作都難以改變醫療行業數據連而不接的現狀,頭部企業想要深入和掌控一個行業,就理應成為整個行業的數據中心,阿里是電商行業的數據中心,騰訊是社交行業的數據中心,可在醫療行業,類似的“數據重心”卻十分欠缺。

  今年4月,《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8〕26號)發布,呼應了業界呼吁已久的政策訴求。

  健康中國2030的政策定調直接推動了萬億級市場的不斷擴張,而促進健康業務發展的若干意見也為大健康產業指明了方向,科學生活,健康管理,健康消費等一系列細分賽道不斷涌現創業者的身影。

  “互聯網+醫療健康”一時間成為熱門。廟堂對醫療行業改革寄予厚望,不斷釋放政策利好,可江湖上,以“莆田系”為代表的民營醫院卻成為了收割百姓的利器。

  2016年一名叫魏則西的年輕大學生離世把百度“競價排名”推上了風口浪尖。

  時隔兩年,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參與其中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也被爆隸屬于“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的林氏家族。

  利字當頭,免不了有人前赴后繼。醫療改革也不是靠重金就能砸出效果,醫改之路行進了三十多年,隨著產業的垂直與細化,醫療體系升級箭在弦上。

  未來的互聯網就是在云端用人工智能去處理大數據,挖掘醫院流程中的線上信息化,數字化以及互聯網化的能力,依據醫學技術設定分級診療報銷比例,限制大醫院橫行,保證醫生多點執業多勞多得,病人結合自身支付能力在醫保基礎上自主選擇醫生就醫,推進以藥物有效性為基礎的涉醫用品生產的規模經濟……

  中國醫改,任重道遠




  文章來源:產業家




体彩p3最近10期试机号